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走进云州 > 旅游观光

大东沟

来源: | 作者: | 发布日期:2018-12-20 11:06 

我一向向往大自然的美丽。初春的一天,和友人相伴,游走了大同县聚乐乡山自造村的大东沟。山自造村是朋友的故乡,大东沟仅仅是一条沟,但朋友说,沟长30多里,这是他从地图上测算出的距离,究竟实不实,他也从来没有走到过沟的尽头。

 1.jpg

大东沟是自然的。如果说是踏青,而此时脚下只有星星点点的绿色。茅草如针般钻出地面,还并没有蔓延其它小草,有名的无名的、大朵的小朵的,稀稀拉拉地点缀在路边,在等待你的发现。准确地说,我们是踩着厚厚的荒草向沟里走去的。脚下并没有路,我们只是自主择路,双脚总被荒草和碎石所淹没。走在荒草丛里,可以想像,如果是夏天,这该是怎样的一铺绿毯呢!

 2.jpg

据清道光年间黎中辅所著《大同县志》记载,山自造村曾叫酸刺枣村,传说村东的山上和沟里遍布灌木酸刺枣,后来不知怎么酸刺枣就演变成了“山自造”。山自造村早先的村子坐落在沟口,村里有三个有名的去处:东岭、山、大东沟。东岭圪瘩下有一片贫瘠的土地,东山上有一座烽火台,大东沟是村东一条蜿蜿蜒蜒的长沟。地就不说了,它为村民生产五谷杂粮;烽火台高高地挺立在东山上,与大同火山群的黑山和阁老山遥遥相望,历史上曾狼烟冲天,牵挂着百姓的安危。如今烽火台历经岁月风雨的剥蚀,成了一个清瘦的土柱,常有老鹰伫立其上,虎视眈眈地搜寻猎物。而大东沟却是神奇的,沟里常年流淌着一股清凌凌的泉水,泉水不时地从各种岩缝和沟底钻出,流成小溪,但并不流出沟外。山沟里,泉水长流,或潺潺湲湲,或叮叮咚咚,或聚而成滩,或涌流奔腾,但等流到沟口就一头钻进沙里消失了,全无了水的踪迹,真是很奇怪的现象。

 3.jpg

大东沟东西向,东高西低,南北两边都是石头山,好像没有什么名称。两壁凸凹曲折,山石有时是红红的一片,有时是黑黑的一滩,有时是白白的漫坡,有时是灰灰的陡峭。没有壁立千仞的怪石嶙峋,也没有断壁悬崖的奇形异状,更没有险峻惊人的雄峰巍岭。山高而秃,坡缓而冲,崎崎岖岖。满山满沟的石头,层层叠叠,积积累累。石头很普通,有各种颜色,但石头多呈片岩状,或横或竖,岩纹形形色色,让人注目,引人观赏。

 4.jpg

我们沿沟择路而行。一路走去,泉水有如交响乐,演奏出各种深情的乐调迎接我们,我的心被清冽的泉水淘洗着、被泉水欢快的乐声陶醉着。走到一处大板石滩上,朋友喊住我看:“你瞧,这像不像是五线谱?”是!只见那平坦光滑的黑石上,有五条原本的缝隙被泉水冲刷成了凹槽,很清晰地展现,这让我真实地看到“水滴石穿”的自然痕迹。泉水在槽中流动,阳光朗照,熠熠闪光,就像一张铺在沟石上的五线谱。泉水跌下石滩,五道水流响出不同的音调,多么地令人欢心沉迷啊!朋友说,如果你心中有烦恼,就到大东沟去走走,看看山,听听水,抚摸抚摸石头,感受感受自然,保证会把一切世俗忧愁抛在脑后。

 5.jpg

大东沟是有故事的。朋友小的时候,他们一村人都要到大东沟去担水吃,那是人们的生命之泉,挑一担水至少要走三里多路,是家家户户都经历过的艰辛。如今,整村人都搬到了新村,自来水送到了家里,说起大东沟的泉水,也只成了乡愁。

传说沟里有狐仙,就是成了精的狐狸。朋友说他就亲眼看见过狐仙炼火球。夜晚,火球从山口的东岭升起,悠悠地在天空中滚动着落到西岭,而后又从西岭返回到东岭。东岭、西岭相隔三四里地,比篮球还要大的火球如散步般来回往返,真是神话的再现,给孩子们的心灵播下了多少向往美好的神奇种子。一年秋天,一位猎人突然在田埂边发现了一只狐狸,全身金黄,尾巴雪白,好漂亮。他驻足瞄准,想把狐狸猎获了,可狐狸却并不怕猎人,与他眼对眼地逼视。猎人勾动扳机,但枪声响过之后,他惊了一跳。他的枪后膛整个地爆炸了,可人却没事,再看那只狐狸,依然在那里静静地看他。他心里一怯,心想是碰上狐仙了,赶忙收拾了枪具,从此再也不以打猎为生了。

 6.jpg

大东沟还有一奇,就是有“铛铛石”。在一处石头滩中,我们碰到了一块形似鹅蛋的黑褐色石头孤孤地立着,大约比一只水桶大一些。朋友让我捡一块碎石在上面敲,我一敲,石头竟发出“咝儿咝儿”的悦耳声音,有如敲在铁器上。为什么?不懂科学知识是解释不了这一现象的。原来是这种石头金属含量高,所以发出的声音才不是闷闷的钝击声,而是轻轻的金属音。有一位村民号称是村里的“倔人”(脾气怪异认死理的人),他愚昧地非要弄清是怎么回事,便弄到了雷管和炸药把一块很大的“铛铛石”给炸烂了,结果石头还是石头,别的什么也没有找见;炸残的“铛铛石”如今还躺在那里,它的周围还有许多圆乎乎的“铛铛石”,或半埋或裸立在地面上。

 7.jpg

大东沟满山满沟的石头都被大自然所风化,痕迹很是明显,足见时光岁月对万物的磨砺。各种各样的石头睡在山沟里,有青的、红的、黄的、绿的、粉的、金黄的苔藓点缀其间,又让石头生动起来,煞是好看。初春的天气没有风,但我们并没有走远,只是走了沿山自造村大东沟的一段,也就是三四里的路程。除了脚下的水声,远望近看,山上山下除了石头就是荒草。树木很少,除了一些灌木,仅有几棵瘦瘦的榆树。草大都是羊胡草,却很茂盛,一丛一丛地铺开,从沟底一直爬到山顶,沟沟坡坡被萋萋荒草所覆盖,我们满眼看到的,只是荒凉和沧桑。但是,我是被这种荒凉和沧桑震撼了。我想,大自然的美,不仅仅在于青翠秀丽,苍凉沧桑也是能让人心生万千感慨的。虽然大东沟现在还没有绿色,可荒草凄凄、泉水潺潺、积石累累,也未必不是一道引人的景观。当然,当绿色长满,那又该是怎样的一番风景?我的朋友是一位诗人,他常常耐不住城市里的喧嚣和嘈杂,回到故乡的大东沟去踽踽行走。有山的依偎、有水的陪伴;和石头相视、与百草对话,一年四季,景色各异,时时让他诗兴大发。一路走去,大东沟种下了他一首又一首讴歌乡愁的激情诗篇,比如《卧羊坡》《烽火台》《读懂一块石头》,比如《酸刺枣》《滴水岩》《白草魂》《垂钓西沉的太阳》,等等。家乡的大东沟给了他很多灵感,每一首诗无不浸透他对家乡故土的深情爱恋。

 8.jpg

大东沟名不见经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领略自然风貌的去处。春游大东沟,虽然荒芜寂寥、景色疏散,但让我沐浴了一次大自然的洗礼。我认为自然的就是美好的,越是自然就越好,它能沉静和美丽我们的心境。自然无处不在,只要是走没有走过的路、看没有看过的景,就会有别样美好的感受,让我们走向每一处大自然的或远或近的天堂吧!

告诉你,大东沟就在大同火山群东面,山自造村往东的地方,往东、往东,再往东。

 1.jpg

(此文来源于“走遍大同县”微信公众号,编发:大同县旅游发展中心)

信息编发:大同市云州区政府办 | 责任编辑:李静 | 浏览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