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走进云州 > 云州文化

金山寺拾遗

来源: | 作者:安江 | 发布日期:2019-04-03 17:31 

古时候的金山,风光旖旎,溪水潺潺。在金山的西南方半山腰处,有一寺庙,据明朝史料记载叫金真观。正面是金山寺,东南处叫奶奶湾,传说这里香火旺盛,游客不止,特别是奶奶湾里的奶奶庙,求子赐福,灵验得很!那时候每月都在这里举办一次庙会,规模宏大,热闹非凡。金山寺背后有一空地,那叫晾马台,做买卖的集中在这里,叫卖声此起彼伏,响彻云端。

当时的繁华盛景就先不说了,现在咱说说当时的三个道人。年纪大的那个姓刘,当地人称刘道,祖籍大同县巨乐西关,是个老中医,常常提壶济世,治病救人。刘道平时善玩一块打了蜡的大青石,听说这块大青石常人两把手管够抱,而在人家手里却如囊中取物,玩耍自如。年纪中不流儿的那个姓牛,自然人称牛道,这个人也非同一般。牛道悟禅打坐,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稳如泰山,眼皮眨也不眨。最小的那个叫葛道,那时候也就是十二三,大同县峰峪乡东浮头人。

金山寺拾遗1.jpg

关于葛道的传说,民间流传比较多。别看当时人家只有十二三,二亩割完秆子的玉米茬登打时就用手拔光了。这三位尊者因道而聚,一年四季都不觉得孤单寂寞。白天在金山寺修心养性,晚上则睡在奶奶湾里的洞窟里。渴了有山后的甘泉,饿了人家有聚宝盆。传说这个聚宝盆不大,占地也就二亩多,见风就长,早种晚收,神奇啊!有人曾专门观察过洞窟里的那盘小石磨,转啊转,总是磨不完。

说起“吸风洞”,听着就胆寒。蜿蜒曲折数公里,神秘莫测,寒气逼人,当地人称胜过鬼门关,传说直通阳高县,至今是谜,有待胆大者考察。神奇的是,这“吸风洞”竟然也冬暖夏凉,颇有当地土窑洞的风釆。江湖传言:肥羊途径洞口,霎时魂飞魄散不见踪影,徒留一地残毛上下翻飞,听说连骨头都不吐!在金山正南的半山腰,还有两个窟窿,叫大小羊圈。大的能容纳二百多只羊,小的也能放个百八十,如果赶上下雨,天佑我也,这里就成了羊儿的避难所。

金山寺拾遗2.jpg

 

金山寺拾遗3.jpg

 

金山寺拾遗4.jpg

这金山寺虽然占地不大,但来后便豁然开朗,方知天地之宽。寺内壁画神态逼真,栩栩如生。大小泥塑威武罗列,肃穆森严。小的只有拇指大,大的也就一米高。再说这个奶奶庙,许多善男信女前来求子赐福,让人生不再遗憾,岁月不再孤单。奶奶庙大小窟窿相通,貌似连锁,其势险峻,让人望而生畏。

黄家洼村的童进礼与阳高下堡的杜金兰在金山寺庙会上一见钟情,后在诸神的见证下喜结连理。这千古佳话在黄家洼、金山寺、下堡三地广为流传,四下的乡邻也没有不知道的。悠悠岁月,讲究道义;开怀畅笑,皆是美谈。金山寺外站立的子母功德碑可以为证,黄家洼村张龙张虎两兄弟为建寺修庙跃居榜首,艾家洼的曹普虽然很有名气,但在人家亲兄弟张龙张虎面前也自叹不如!

金山寺拾遗5.jpg

 

金山寺拾遗6.jpg

唉,只因为人心不和,金山寺连夜被搬下山来。据说有个风水先生发现上高庄村高空呈现一片祥云,遂掐指一算,哎呀,此地要出一批高官!于是便鼓动中高庄村的村民连夜把金山寺的塑像偷搬下山放在上高庄村东北方向以示破解。也许,都是天意,无奈之极,金山寺身不由己,落魄而下,从此,与奶奶庙相隔天涯。人类的无知和愚昧早已动了金山的灵气,贪婪和自私也毁了聚宝盆的神奇!追古抚今,金山寺的泥塑神像流离失所,奶奶庙的壁画满目疮痍,子母碑也流落民间,不知所向。虽然,现在金山绿化成景,江山如画,可那古老的传奇和过往的心酸又怎能一一拾起呢?

唉,如今的洞里空当当的,一贫如洗,外面却已经是荒草凄凄了!

金山寺拾遗7.jpg

金山寺拾遗

昔日金山,蔚为壮观。半山建寺,倚居西南。明有记载,金真名观。正面金山寺,东隅奶奶湾。香客游不止,悟道尽在山。月月有庙会,规模非一般。齐聚晾马台,梵音彻云端。繁华且不表,先说道者三。长者称刘道,祖籍在西关。提壶常济世,青石信手玩。中者为牛道,此人也不凡。坐禅数小时,安如巨石磐。幼者为葛道,年约十二三。人小立奇志,民间广为传。二亩玉米茬,登时徒手完。三尊因道聚,四时不觉寒。朝在金山寺,暮宿奶奶湾。渴饮山后水,饥有聚宝安。据说地不大,最多二亩三。朝起迎风种,黄昏犹可餐。窟中小盘磨,久转不见完。提及“吸风洞”,闻者心胆寒。蜿蜒数千米,胜似鬼门关。肥羊这边立,残毛那边翻。盛夏吐凉气,严冬不知寒。还有“大羊圈”,圈羊二百三。雨天常避之,个个不沾边。金山寺虽小,来往天地宽。内绘彩壁画,塑像皆泥丸。小者拇指大,大者三尺三。威武且肃穆,罗列又森严。再说奶奶庙,不乏善女男。来此求一子,人间不觉单。窟窟皆连锁,洞洞势难攀。黄家童进礼,下堡杜金兰。金山喜相遇,奶奶庙赠男。三地传佳话,四周广为传。悠悠哉,道也;笑笑乎,美谈!子母碑路立为证,亲兄弟均是儿男。张龙张虎居榜首,曹普有名愧对禅。

唏嘘乎,人心不和,金山寺诸神连夜被挪!千年名刹毁于一旦,繁华如云烟己成落日斜阳。两小村因权而斗,拉大神摆平世难。身不由己,金山寺落魄而去;撕心裂肺,奶奶庙含情依依。无知和愚昧早已动了金山的灵气,贪婪与自私不再使聚宝盆那么神奇!今非昔比,泥塑流离。壁画惨状,满目疮痍。子母痛哭,不知东西。金山虽绿化,往事难拾遗!

呜呼,洞内空空如也,窟外荒草凄凄!

(此文来源于“走遍大同县”微信公众号,编发:大同县旅游发展中心)

信息编发:大同市云州区政府办 | 责任编辑:李静 | 浏览统计: